青运历史

二战结束后,许多前殖民地趁着世界权力版图的变动,纷纷争取独立。我国也在1 9 5 7 年结合三大民族的团结力量,脱离英国人的统治。在这段路途上,各国有一个共同点:青年才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尤其在6 0 年代初期,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殖民地都在这时获得独立,大功臣之一就是这些国家的青年组织。萧隆兴,青运的创会总会长,我国第一代青年工作者,把这一切 都看在眼里,启发出他对我国青年运动未来版图的设想,大马青运开始在他的意识中萌芽。那时他担任世界青年大会副总会长,考察了欧美青年工作的情形,并对源 自西德的青年工作哲学甚为赞赏,尤其是提拔职业青年,让他们更主动及积极成为社会进步的一股动力。

峰会燃萧隆兴热火

6 0 年代初的拉丁美洲国际青年峰会,把萧隆兴心中那股热劲彻底燃烧了起来,成为了促成大马青运诞生的一个重要的「因」。他以大马青年理事会副总会长身份代表我国与会,在会中印证了青年是这些新兴国家的领导中坚份子的事实。

不仅如此,这些国家的青年职工运动都直接参与政府的各项建国活动,无论是在社会福利、教育,还是国家经济及就业机会等各个方面,青年们皆是相关政策重要决策人之一。青年组织身体力行,透过各种活动协助政府推行建国计划。

这一切对萧隆兴来说,如同当头棒喝。他与会回国后,即刻与一班志同道合的友人讨论、策划,全面投入创办工作。1 9 6 0 年,「马来亚青年职工运动」正式成立!创会过程得到世界青年大会及大马青年理事会协助,而森美兰州芙蓉就是她的「出生地」。当时的创办人还包括陆建平、杨 燕璋、林绍钧、萧怀锦、廖正明、黎禄强、罗恒次、陈驹腾及萧多尼等。

超越政治团结族群

有了会所、章程和宗旨,大马青年职工运动开始一步一脚印向前迈进。在创办初期,青运先把重点注重在培训,其中以1 9 6 5 年在芙蓉英皇乔治五世中学举办的青年职工研讨会,最具规模。它是与德国著名的菲迪斯瑙曼基金会( F r i e -d r i c h N a u m a n n - S t i f t u n g)联办,参与人数大约5 0 人,能与来自青年职工运动开山鼻祖德国的组织进行交流,最让大马青运获益匪浅。

研讨会从1 9 6 5 年4 月1 9 日开始,一共举行了1 1 天,探讨课题广泛深入,其中包括青年职工与社会、经济及政治转型的互动、青年失业问题、职工福利、青年与民主、教育、职工训练及白领阶层面对的困境等。

我国当时的劳工部长马尼卡瓦萨甘,对青运第一次举办国际研讨会就有如此成绩,而欣喜不已。仅是从研讨会所拟定的课题看来,他知道,青运是一个超越政治与族群的组织,并且正朝着全民发展的大方向迈进。

萧隆兴在这项研讨会上就特别强调,我国青年必须努力寻求彼此间更多共同点,以团结一致,这是青年职工运动的目标之一。

「但我们不必刻意隐藏之间的差别来达至团结的目标。我们要做到的是以平等与互相尊重、接纳为基础,发扬团结的意义。我们要青年们明白,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大家的问题,不是一个族群的个别问题,这些问题也无法以个别族群的力量解决。」

青经合作社成长课

当时的青运也察觉到必须加强青年职工们的经济基础,提供他们投资的机会。于是在1 9 6 6 年1 2 月,青运成立「马来亚青年经济发展合作社」,以集资投资的概念让青年们参与国家经济发展。青经合作社第一项投资计划是进攻农业,在获得森美兰州政府的拨地 支持下,开始种植本地水果及木薯。据当时被委以监督有关种植计划的刘文顺指出,森州政府拨给青经合作社的地段达7 千英亩,其中5 0 0 英亩地用于种植木薯,另一些地段种植黄梨、香蕉、辣椒、木瓜及西瓜等。青经合作社并邀请专人研究和探讨了其可行性,但种植计划最终的重大意义,是让青运上 了一堂宝贵的成长课。

「还记得,当时我们选择种植木薯是因为有关种植业已在霹雳州取得不错成绩。我们当时也向一些农业专家取经。回想起当时的种植过程真的很辛苦。可能是雨季吧,收成差强人意,加上运输系统不齐全,导致很多收割后堆积在路旁的木薯腐坏。」

种植西瓜的经历同样让刘文顺难以忘怀。他说,当时用于种植西瓜的地段共有6 0 英亩。经过数个月的努力耕耘,换回来的竟只有一个西瓜!望着这个西瓜,刘文顺与参与计划的农友们,也唯有苦笑上了成长的一课。

收成与努力不成正比,确实让人难过,然而更让青运婉惜的是,合作社的运作也因此遭到冲击而宣告停顿。在农耕业里艰苦努力近两年后,青经合作社于1 9 6 9 年宣布放弃种植计划,7 千英亩地段归还州政府。

歌赛筹款发掘人才

尽管大马青年职工运动的投资计划触礁,它在社会福利方面的工作却是马不停蹄往前迈进。1 9 6 8 年5 月4 日,以当时的森州分会副主席陆建平为首,在芙蓉举办全国华语流行曲歌唱公开赛,为贫困学生筹募奖学金。青运把娱乐、流行音乐及公益精神紧系在一起,更大程 度引起青年们的共鸣。

身为筹委会主席的陆建平就指出,筹款活动的方式很多,青运选择以歌唱比赛进行筹款,更能提醒青年关于积极参与社会服务的意义与功用。不仅如此,流行音乐词曲的商业化, 让青运的活动内容从推崇国家精神扩大到开始着重大众需求,并具有启迪自由民主精神的意义。

「歌唱是一种高尚的艺术,虽然一般流行歌曲的文艺价值并不高,但是对自由民主新兴国家而言,它具有一定的意义。从前的中文流行曲多来自香港,近年我国青年已有不少自己录制唱片,人民也很多购买本国歌手专辑,这点令人喜悦。

靠一番苦功获取成就的本地青年歌手,不但娱乐本国人民,专辑输出国外还对大马经济成长有帮助。」

青运早年就是凭着这样的一个美丽的远景,举办了全国华语流行曲歌唱公开赛。陆建平说:「我们希望那次的歌唱比赛能给歌手们充分发挥才能,观摩歌唱艺术,或能借此机会发掘人才,并相信那是一个可以实现的希望。」近年,许多大马歌手已扬名海外,证明了青运具有远见。

青运的会务发展在整个1 9 6 0 年代的创立初期,主要集中在森州芙蓉这个发源地。直至1 9 6 4 年雪兰莪州有了这个青年组织的足迹,马六甲州分会则在一年后成立。由于当时经费不多,青运在那段时期的发展缓慢。截至6 0 年代末,仅有这3 个州分会,会员人数是萌芽阶段的数十人。

朝全民发展大方向

当时的劳工部长马尼卡瓦萨甘,对青运第一次举办国际研讨会就有突出的成绩,欣喜不已。他也知道,青运是一个超越政治与族群的组织,并且正朝着全民发 展的大方向迈进。创会会长萧隆兴就特别强调,我国青年必须努力寻求彼此间更多共同点,以团结一致,这是青年职工运动的目标之一。